第442章 蛊门 十五

御尘记 红眼白乌鸦 2211 字 8天前

“那现在你师父只能等她昏睡个七天,然后才能醒来咯?”凌云问道。

“是啊,现在压根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让她提前醒来。”

“那倒是一件好事。”

“只是对你来说,算是好事,万一这一期间,师父有什么闪失,哼,都要算在你的头上。”

“你真是不讲道理,你师父出了事怎么能算在我头上,明明是你用的迷药!”

“还不是你打败了她,所以她面子过不去,非要自杀不可,你又不出手相救,只能我使出迷药,自然是要算在你的头上,你是起因。”

“谁说我不准备出手相救?假如你没出手,我也会救她。”

“刀都抹到脖子了,你还说救呢,哪里救得了?如果不是我出手,只怕师父早已一命呜呼了。”

……

见鲍若葳满脸不信的神色,凌云苦笑一声,也无法跟她辩解,只能帮着她扶起红舞娘。

因为鲍若葳个子小,无法背负,只能凌云背起红舞娘,走进客栈。

“师父这个样子,也不能让她独处一室,背到我房间好了。”

听到她这么说,凌云跟着她,去了二楼丙字号房。

将红舞娘昏睡的身体放在了床榻之上,然后,立刻被鲍若葳推着走出了房门。

“你这个大色狼在我房间呆着,万一被人看到,我的名声啊就惨了!”

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吃力不讨好,无奈之下,只能摇头一笑,这家伙生气起来倒是更可爱了!

红舞娘这下要睡上七天,看来自己倒是清静了,不用担心她非要和自己拼个死活,为那个地上的死尸报仇。

当然,要睡上七天的人,也不止她一人而已,还有后院那两辆大马车上的蛊门掌门人,以及棺材中的紫若她们。

紫若她们不知道是何时中了这迷药,听蛊门之人的说法,似乎从神足教圣山之上,来到此处,马不停蹄,约莫也仅仅两三日的光景,看来她们还要昏睡上一阵子。

来到后院,凌云看到马车旁有两名蛊门的门徒正在守卫,似乎碍于掌门在内,不便太近窃听到隐私,所以他们远远地来回巡逻。

他们大概还不知道,掌门之所以不下马车,可不是因为沉迷于女色,而是他早已沉睡在梦乡之中,就算醒来,也已经是一周后的事了。

轻松放倒两名守卫,凌云钻进了中间的那辆马车,里面放着三具漆黑的棺材,撬开盖板,最上面的正是紫若,她闭着双目,沉沉昏睡。

忍不住掐了一下她的脸蛋儿,引来她嘟哝起嘴巴,呓语了几句,反倒吓得凌云以为她要醒来。

将紫若从里面抱出来,轻轻地放在车厢内,靠着车窗半坐着。

接着第二具是雪珠,第三具是阳灵绫。

将棺材从车厢后面推了出去,三个女子并坐在车窗边,无不昏迷未醒,低头垂垂酣睡。

低矮的车厢里无法伸展手脚,车帘未拉开,里面气候闷人,凌云本想细细看这三位美女的睡相,可气闷难忍,准备带着她们离开这里。

为了避免有人发现,凌云使出瞬移之术,将三人转移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幸好当时和胡影两间房,比邻而居,否则,带这三人回来,胡影肯定会看到,说不定还要费一番口舌跟她说清楚,否则,她必定会误会自己居心不良,甚至当自己是拐卖良家妇女之人。

将三个美人的身体一一放在了床上,放下了帷幔,凌云来到桌边,倒了一大杯茶,一饮而尽,终于不再口渴难忍。

喝完了茶,凌云坐在桌子边发呆,床上三个大美人儿,除了尚且年幼的阳灵绫,还有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的雪珠,只剩下那个紫若,秀色可餐,现在又昏迷不醒。

这么好的时机,可自己若是趁虚而入,岂不是趁人之危?

思前想后,凌云还是在犹豫不决,自己本来就是法外狂徒,还在乎这种趁人之危的事?

可是,如果不能让她心悦诚服,只是一具死鱼,有什么乐趣?

“睡美人就摆在你面前,还在犹豫什么?”

忽然,房间角落传来一阵怪异的女声,似乎女鬼一样,颤颤巍巍,来路不明。

“不是有你个机灵鬼在盯着???”凌云一听到这声音,便认出了是她,笑道。

床上帘子拉开,露出了一个小脑袋瓜,正是笑嘻嘻的阳灵绫。

“不好玩,你居然一眼就认出来了,我还以为我隐藏的蛮好呢!”

阳灵绫满脸不乐意的神色,嘟起了嘴巴。

“我还能认不出你的声音来,就算你故意捏着嗓子,也骗不了我。”

凌云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

刚刚将她从棺材里抱出来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太在意,因为她本来是歪头向左靠着车窗,后来变成了歪头向右,当时自己只以为是她在昏迷中,下意识地举动,现在想想,这家伙早已醒来,在自己面前,故意装睡才是。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没昏迷的?”阳灵绫好奇地问道。

“你一说话,我当然就认出来了,之前倒是没察觉,你隐藏的很好。”凌云笑道。

“那当然了!”阳灵绫满脸得意,道,“那还差不多,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我醒了,在我面前,故意装作谦谦君子的模样,对紫若举止有礼,毫未逾越之处。”

“切,那是她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个尖嘴利舌的小毛丫头,所以我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换了一个36D的大妹子,你倒是看看我会不会放过,肯定是狼入虎口。”凌云道。

“你就吹吧,若是你对紫若没有意思,为什么费尽了心机,将她从神龙寨掳走,派人送到你县衙大堂之上?”阳灵绫鄙夷道。。

这倒是真的冤枉了凌云,当初紫若之所以被掳到靖南县,并不是他的主意,但是自己有口莫辩,在紫若心中,必然是自己费尽心机所为,转述给阳灵绫,当然也全部责怪到自己头上来。

“得得得,今天算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我不跟你争辩了。只是我好奇一点,别人昏迷至少要七天才能醒来,为什么你现在就醒了过来?难道你不是和她们一起昏迷的?”凌云早已好奇她为什么独自醒来,其他人还在沉睡,除了昏迷的时间不同,大概已经没有其他解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