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大夏四方,驱虎吞狼 第六十四章 都天神煞,阵修厮杀

镇雄 梧叶青冢 3262 字 3天前

那位一直跟在青山剑修身后的云梦大泽首徒,虽然笑起来略有几分猥琐,但看起来仍旧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胖子。

当然,真武岛首徒魏子墨同样也是一个小胖子。

但当两人真正厮杀起来,山内山外的所有修行者都不免有些凝眉。

嚯,好两个灵活的胖子!

上宗首徒的实力绝非寻常九境可比,即便徐子安和魏子墨在登山之前,声名皆不如其余那些上宗首徒一般显露。

但山河画卷影幕之上映射的战斗,已然证明了,这两人都有排进年会天骄前十甲的恐怖实力。

真武岛作为传说中那位,盖压足足两座天下的传说人物遗留下来的上宗,其雄浑底蕴在这人族天下数次沉浮之中,仍能雄踞南屿,无疑已然得到了证实。

魏家,一直以来都是真武岛的核心嫡系。

天府长廊之中那次会面之后,邢仞便告诉过方尘,这位真武岛的首徒,在魏家的受重视程度,还远在其兄长之上。

魏家那位魏子轩,可是与邢仞一般,敢去冥海挑战那些传说大妖的猛人,绰号寒戟客的他,乃是上一辈中后发先至的真正天骄。

而魏子墨在九境之时,便能够随身携带其兄长当年都不曾获得的玄元甲,无疑证明了这位真武岛的首徒,究竟何等过人。

但云梦大泽的徐子安,显然更为出人意料。

武道繁衍至今,天下的修行者对各类武修,无疑都已然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阵修强在提前布阵,若阵法造诣足够,布下的大阵够强,是完全可以以一敌多的强横存在。

但如莲会这般的捉对厮杀,却不免有些为难阵修,对敌者自然不会傻到,给云梦大泽的弟子足够布好大阵的时间。

此次的登山夺龙气,在云梦大泽阵道推演之下,提前将阵纹刻在阵旗之中,先前的数次杀伐,因此取得的傲然成绩已然极为不俗。

但到了登山后期的比斗,大多一对一的捉对厮杀之下,阵修的弊端无疑暴露的淋漓尽致。

云梦大泽的年轻一辈在孤身厮杀之下,接连败北,直至此时已然只剩下徐子安一人。

但这位云梦大泽的首徒,实在给了天下阵修又一个惊喜。

与魏子墨试探性地厮杀数招过后,徐子安完全丢下了掌中的阵旗,在那位真武岛首徒扬拳挥来之时,陡然褪去上衣。

于是,自其胸前背后,黑白二气流转,从哪些镌刻在其身体之上的阵纹当中钻出。

这位云梦大泽的小胖子,竟是以大毅力将那些阵纹纹刻己身,让身体作为大阵载体,任而灵气流淌。

这是真正将生死托付一道的天骄。

那位真武岛的首徒魏子墨,窥见徐子安身体之上阵纹的刹那,眼底同样不免一惊。

但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上宗修行者,面色变化仅是一瞬,魏子墨眼中惊诧隐去的刹那,双拳已然当空砸下。

但拳落,却是不见丝毫波澜。

人族天下阵法诞生至今,数之不尽的阵纹排列诞生了浩如烟海的大阵,但其中最负盛名的独有四阵。

天下四大杀阵。

四大杀阵其三,名唤都天神煞大阵,这一阵,乃是远比寻常修行法更强的肉身强化之法。

那些阵宗卷轴所载,若是能够完全发挥出此阵威能,得都天神煞大阵加持者,体魄可增幅至等同于那位传说中,开天辟地的神灵的肉身强横程度。

那般体魄,才是真正的再不可破。

山河画卷之外的修行者,大多见识不俗,因此当徐子安身体之上阵纹暴露的刹那,太多的修行者都一脸惊诧,更有甚者惊声高呼。

云梦大泽此代的首徒,竟是生生将组成都天神煞大阵的十二散阵之一,镌刻其身。

虽然十二散阵未能远不及成阵,但位列阵法一道至高的四阵,那怕仅是其一,也绝非九境可破。

那些黑白二气,随着徐子安身体之上阵纹勃发,四溢而出,随后又在其中宫牵引之下,尽数回归肉身。

肉眼可见,徐子安的身体在大阵覆盖之下,一侧变得漆黑如墨,另一侧则是洁白如雪。

魏子墨蕴含道韵的双拳砸在徐子安胸口,这位原本应当不善近身搏斗的阵修,在这双拳之下竟是一步未退。

甚至于没有丝毫晃动。

徐子安张嘴,那半黑半白的牙齿闭合之间,轻轻吐出三个字。

“魏师兄,得罪了。”

以及重重的两拳。

都天神煞大阵对徐子安肉身的强化,似是并不完全停留在体魄之上,速度、力量等方方面面都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强化。

于是,一黑一白两只拳头,虽是在徐子话落方才出手,但却并未留给魏子墨丝毫的反应时间。

那只黑色拳头裹挟着猎猎风声,顷刻间自徐子安右侧抬起,砸在魏子墨胸口,将这位真武岛的少岛主,整个身子都砸的狠狠一沉。

而那只白色拳头,出招更是狠辣。

拳出之际本是朝着徐子安脖颈而去,但随着真武岛少岛主的身子下沉,不可避免地砸在其面门之上。

拳身恰好落在魏子墨口鼻之间。

真武岛的少岛主在这一拳之下,猛地倒吸一口冷气,壮硕的身子更是不免倒撤数步。

止步。

魏子墨抬手,不断地揉搓着被徐子安一拳砸出凹痕的鼻子,抬头满脸不甘地朝着徐子安呲牙咧嘴。

“徐师弟,好歹你我二人形态相似,同样那般丰神俊朗,你这拳头何必向我面门而来,若是砸破了相,往后我还咋个讨媳妇?”

“魏师兄,抱歉。”

除开中域之外的四大上宗,青山、真武岛以及云梦大泽一向交好,所以自知此拳落拳所在确实有些为人不齿,徐子安不由得抬起那只漆黑的右手,尴尬的挠了挠头。

“放心,魏师兄,方才师弟这一拳,是因为第一次使出神煞阵,所以拳劲掌控不够自如,下一拳,下一拳一定不会这样了。”

身上黑白二气仍在不断流转,徐子安双腿微曲,再次握拳,朝着魏子墨凝眉说道。

阵法刻体,是云梦大泽推演数代的结果,但即便到了徐子安这一代,真正能够成功运转身体之上镌刻阵纹的,唯有其一人。

所以,第一次真正动用此等阵纹对敌的徐子安,一切都尚在摸索阶段,突增的力量导致拳脚掌控变得更难,于阵修而言的确太过生涩。

徐子安歉疚地看向魏子墨的面门,将拳心所对下调寸许,心头暗道,下一拳一定不能再砸到魏师兄与自己一般帅气的面容,否则云梦大泽内的小师妹,还不得以为自己是嫉妒魏师兄的姿容,所以才如此出手。

作为南屿唯一的上宗真武岛,魏子墨这位少岛主身上携带的上等法器,无疑是整座第九峰上最多,没有之一。

听得徐子安承诺,魏子墨轻轻点了点头,随后从储物法器中拿出一张面具,以武元催动护住面门,随后又掏出一柄大刀持于右手,一方盾牌握在左侧。

徐子安的神煞阵,威名实在太盛,向来自称怕死惜命的真武岛首徒,只好做足最妥善的应对。

见得魏子墨已然做好准备,徐子安居于身后的右足狠狠一蹬,身形疾掠如风,眨眼间便再次握拳朝着真武岛少岛主杀去。

那只黑色右拳砸在盾牌之上,竟是泛起响彻第九峰的赫赫撞钟声,滚滚气浪将两人身侧数丈青山地板尽数掀起。

拳劲压迫之下,魏子墨双足竟是难以支撑身体驻足原地,整个人在徐子安无匹气力之下,向后划去。

魏子墨的脚下,在双足滑动之间,更是生生犁出了深达半寸的长长痕迹。

真武岛的少岛主,面具遮掩之下已然看不清面容,但如此交战绝非其愿,于是那柄握在其右手之中的大刀,陡然挥下。

只出一只黑拳的徐子安,显然一开始就等着这柄刀器砸落,于是刀光乍起的刹那,徐子安的左手成爪,白芒流转之间,竟是生生握住了刀身。

那雪白如玉的掌心,在刀刃切割之下,没有丝毫血迹。

上宗首徒之间的出招,招式变幻实在太快。

双拳既已砸落,自诩气力仍有留余的徐子安,没有片刻的迟疑,在魏子墨停下后撤步子的同时,右脚猛然抬起,朝着其腰腹狠狠踢出。

真武岛的少岛主显然对着一切早有预料,虽然出招不及神煞阵加持的徐子安那般迅速,但那只左腿却是先于其一步抬起,恰好在两人身下的狭小空间之中,当空相撞。

两人身形随着这一脚纷纷退开。

徐子安面容之上,仍旧是黑白二色泾渭分明,满是连番出招的炽热战意。

而真武岛的魏子墨,却是张嘴重重吐了口浊气,轻轻地松了松因为与神煞大阵气力相撞,而颇为酸麻的手臂。

那只与徐子安右脚相撞的左腿,更是不由得轻轻战栗。

天下四大杀阵,对九境的修行者而言,威力实在太甚。

这等杀阵终究与其余招式不同,就如剑气长林之中的剑九,虽然在天下杀伐招式之中,丝毫不逊色于四大杀阵的地位,但如此剑招始终是因人而异,握剑者剑道有多强,出剑也就有多强。

但杀阵不同,只要能够刻出阵纹,催动大阵运转,它便是足以颠覆一切的杀招。

徐子安再次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