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攻击犰狳

星希花开 硒钍小影 2208 字 3天前

犰狳的左眼受了伤,右眼也突然变成血红色,它放过了眼前的翼族梦旅者,然后朝着冲它扔刀的盘古族梦旅者扑去。

那位名叫阳葵菜的梦旅者才二十七级,而犰狳已经四十八级了,它知道等级在梦域里代表着什么。

等级就是实力,犰狳的等级已经快是阳葵菜的两倍了,它觉得自己刚刚只是大意了,才会让那位梦旅者伤了自己。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犰狳想到了之前的自己,那时候的它无论捕杀什么猎物都会用尽全力。

随着等级的提升,犰狳发现只需要轻轻一下就可以解决那些比自己弱小的梦旅者和野怪,久而久之,它就忘记了这个道理。

而此刻,犰狳想起了曾经的自己,这个第一次让它伤得这么重的梦旅者唤醒了它内心的愤怒。

犰狳只想把这位梦旅者杀掉,然后它就可以享用他的经验,还有他身上掉落下来的物件。

经过长时间的捕猎,犰狳知道:越是等级高的梦旅者,其身上掉落的经验越多,掉下来的好东西也越多,这些都可以拿去神庙换东西。

比如可以换来让自己跑得更快,跳的更高的药,也可以换来让自己爪子和牙齿更为锋利的药,还可以换来一些特殊的技能:飞行、游泳、隐身等等。

那个梦旅者手中的东西不错,应该可以换到不错的东西,犰狳眼中露出来贪婪,完全忘记了刚刚这位梦旅者还差点杀了它。

犰狳没有拔下眼睛上的当康牙刃,它怕当康牙刃拔出时眼睛大出血,那时疼痛会给那位梦旅者偷袭自己的机会。

这把当康牙刃也是好东西,犰狳怕拔下来之后会不小心弄丢它,那样就失去了一个兑换宝贝的机会。

犰狳扑向阳葵菜,阳葵菜用花轮斧挡住了犰狳的攻击,犰狳的尖牙利嘴咬在了花轮斧的斧头手柄上。

近战一直都是犰狳所擅长的,它觉得这位梦旅者贴身和它搏斗就是在找死。

除了尖牙和利嘴,犰狳还有一对兔耳朵,用来扇面前这位梦旅者再适合不过了。

犰狳的耳朵扇向阳葵菜,阳葵菜居然松开了手中的花轮斧,顺手拔出犰狳眼睛里的当康牙刃,然后快速向后划。

阳葵菜手中的当康牙刃接触到了犰狳的耳朵,犰狳原本就因为眼睛里失血而模糊了视线,此刻耳朵被划,上面又见血了。

怎么会?这位梦旅者明明才二十七级,为什么他的反应这么快?

“你,快走!”阳葵菜后退,将一旁还没有回过神的宁和推开,从犰狳眼睛受伤到它耳朵受伤,只过了不到十秒的时间。

这一过程实在是太快了,宁和根本反应不过来,而从阳葵菜身上,宁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当时的他也像是现在这样,护着自己离开。

“不!我不走!”宁和有那么一瞬间,将阳葵菜认成了孔随宁。

暴怒后的犰狳身躯变大,身上的毛发如刺猬一般直立起来,一只眼睛通红另一只流着鲜血,让人一看就很害怕。

“你不走,我们,死!”阳葵菜的话很明确了,宁和走的话还可以活,宁和在反而会影响阳葵菜输出,这宁和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战斗的人,和邢厚文那种队友可比不了。

有之前的经历,阳葵菜可不敢再让宁和死掉,宁和死掉的话,于奇正又该和自己拼命了。

阳葵菜也不是打不过于奇正,主要是于奇正身后还有一个朱雀帮,他阳葵菜可不会傻到以一己之力挑战一个帮派。

到时候打是打得过,可是于奇正和他身后的那些人肯定会像臭虫一样黏上来,他自己倒是没什么,可是他担心罗希会因此受到牵连。

犰狳暴走之后,速度明显变快了,攻击力比之前快了不少,它一掌下来,阳葵菜用当康牙刃去抵挡。

不知道是犰狳的爪子本来就刀剑不入,还是暴走之后犰狳的防御力增强了,阳葵菜的当康牙刃没有刺穿犰狳的爪子,他自己反而被拍了出去。

阳葵菜被拍得飞起,宁和自知不妙,飞到半空中准备逃离。

阳葵菜被打到了地上,胸口上是被犰狳利爪抓出的伤痕,他的围裙也被抓破了。

这围裙之前没有破过,胸口上是被犰狳利爪抓出的伤痕,他的围裙也被抓破了。可是这一次它破了,可见犰狳的爪子有多锋利。

犰狳迈着步子朝阳葵菜走来,它每走一步,附近地上的花草树木就干枯一分,这是脱水的表现。

阳葵菜察觉到犰狳的攻击不仅仅是物理攻击,这犰狳明显还有吸水这一功能。

得速战速决,不然自己会因为脱水而死的。如果是自己的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可是这具身体太弱了。

在犰狳扑过来时,阳葵菜一个打滚逃离了那里,他靠近自己的花轮斧,抄起斧头就朝犰狳劈过去。

犰狳头上的那对兔子耳朵如手一般灵活,它们夹住了花轮斧。

同一时间阳葵菜转动斧柄,一阵金黄色的烟雾从花轮斧的花蕊处喷出,烟雾笼罩了犰狳的头,一时间麻痹了犰狳的神经。

阳葵菜夺过花轮斧,手持当康牙刃,一个后空翻倒骑在犰狳身上,他手中的花轮斧用力向后一击,打中了犰狳的后脑勺。

随后阳葵菜跳下犰狳,当康牙刃刺进了犰狳的脖颈处,那里是犰狳的动脉所在,此刻已被阳葵菜切断。

阳葵菜被犰狳的耳朵打了一下,狼狈地摔倒在地,可是他没有慌乱,手中的当康牙刃刺向犰狳的左前爪,筋脉被瞬间挑断。

犰狳吃痛,另一只爪子朝阳葵菜脸上呼来,阳葵菜的脸霎时间就被拍得血肉模糊。

那些血液从阳葵菜脸上的伤口处溅射而出,然后凝结成小血珠,飞向了犰狳。

数不清的水珠从四方朝犰狳汇聚而来,它们融进犰狳的身体里,犰狳的伤口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该死,它在吸取自己的生命力!

阳葵菜暗骂一声不好,然后就发现自己的血条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锐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