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中转站

旷野中,钢铁巨兽掀起阵阵尘埃。

来自西北方向的寒流无法翻越高山,因此,在列车驶离灰岩山脉后,天气变得晴朗起来。

侦探先生斜靠在窗边,单手撑头,看着窗外逐渐远去的风景。

坐在乔伊身旁的长耳猫,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似乎在享受久违的阳光。

“我们先在告别镇下车,然后想办法转车去黄金角区域。”

温迪一边研究国家地图,一边喃喃自语,此刻,她正握着一支铅笔,在上面不断圈圈画画。

难得这么沉稳,或者说,难得在侦探先生面前表现得如此沉稳。

乔伊收回视线,看到女爵在认真工作,忍不住调侃道,“真是难得,您终于恢复正常了。”

“别烦。”温迪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神色凝重地说,“你觉得布莱斯夫人会在中途下车吗?”

“难说,毕竟她乘坐的是一辆普通列车,检票员可不会多管闲事去登记备案。”

“如果携带有不记名车票,那事情就更加难办了。”

略做沉默,侦探先生发现事情并非预想的那么简单。

“一个星期的时间,根本不够用。”温迪眉头微皱,“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必要要赶回去处理?”

“接待几个朋友,她们也是第一次来巴伦克,可能……”

“她们?”

没等乔伊说完,女爵的脸瞬间阴沉下来,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她恭维了一句:“您可真是受欢迎。”

“一个是侦探事务所的同事……”三流侦探下意识地辩解。

“先不提这些,我会想办法打电话回去,让诺顿管家帮忙处理这件事。”

维斯顿主任神色不耐,她察觉到这家伙身边从不缺女孩。

“嗯,那就麻烦你了。”乔伊抬起左手搭在温迪肩膀上,开始转移话题,“大概下午一点半,就能抵达告别镇,你有什么打算?”

“休整、候车。”

显然,温迪的心情不太好。

“嗯,需要吃点什么吗?”侦探先生并不气馁,“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过去了十几个小时了……”

叩叩叩——

“什么事?”

两人对视一眼,他们怀疑是内务部发布了通缉令,而现在站在外面敲门的,则是一群乘警。

“列车长让我送些罐头过来。”声音很陌生。

“请进吧。”

侦探先生朝温迪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话音刚落,一个衣着体面的男人推门而入,手中拎着三瓶罐头。

温迪抬眸,将视线挪到陌生人的腰际,右手却隐于背后——她喜欢把枪藏在那里。

“鱼罐头,口感还不错。”

“喵呜……”

此刻,长耳猫伸了个懒腰,跃到侦探先生头顶,玻璃瞳直勾勾地盯着罐头,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它举动。

“麻烦您了,请替我感谢列车长。”侦探先生递了根烟过去。

“嗯,你们准备在哪里下车?”

若不是长耳猫表现得很正常,侦探先生早就心生警惕了,他冷着脸,“涉及到机密。”

“好吧,列车长准备在告别镇停留十分钟,毕竟那里过于繁忙,按照规定不能滞留太长时间。”

“知道了,列车上有通讯设备吗?”乔伊抬起打火机,为他点燃卷烟。

“抱歉,电报机刚送去维修。”

几分钟后,专用车厢恢复了寂静。

“他在说谎,你没看出来吗?”温迪神色凝重,似乎在责怪乔伊,纵容可疑人员离开。

“嗯,那又怎样?”侦探先生指了指长耳猫,说道:“这家伙能分辨人心善恶,所以不要过于担心。”

“喵呜!”

小魔怪点点头,视线却时不时地投向鱼罐头,它记得自己已经很久没进食了,现在又是长身体的时候。

“可是,他为什么要说谎?”温迪并未放下戒备,“从他刚才的表现来看,这辆列车上绝对配备有通讯设备。”

“大小姐,听说过走私吗?”

“矿石堆里埋着机械零件,全车的工作人员就指望这玩意儿,补贴家用呢。”

经过解释,她终于松开了手中的转轮枪,嘴里抱怨着,“他以为我们在调查走私案?这种小案件,内务部根本就不屑去管。”

“好吧,女爵阁下身份高贵,坐货运列车确实受委屈了,您应该搭乘空中飞艇……”

很快,刺痛感自腰间传来,侦探先生选择闭嘴。

“喵呜!”

长耳猫叫嚷起来,围着鱼罐头来回转圈,并且朝温迪不断眨眼,通过观察、思考,它觉得自己有必要换个新主人了。

……

蒸汽、煤矿、钢铁构成了时代的骨架,而蒸汽机车更是被视为工业奇迹,它们就像血液一样,为北方三国提供养料。

告别镇,距离黄金角区域最近的城镇,上百条铁路线在此交汇,真正意义上的交通枢纽。

工业之都——奈梅亨,那些最精密的机械零件,或者畜牧业之都——根廷,最上等的牛肉、以及高质量羊毛,都会从这座城镇经过,然后流通到北方各地。

下午两点左右,一辆老式货运列车缓缓驶入站台,粉尘与烟雾向四周蔓延,引导员认出了这辆车,是黑山羊号,专门走私机械零件。

“第几次了?”

“五次吧,从去年三月份开始,一直都是我在接待。”

“那么,赶紧去工作,别忘了今晚请我喝几杯。”

很快,一道身影推开铁门,从值班室走出,快步冲向黑山羊号。

这趟生意能让赫曼小赚一笔,他相信只要再工作三年,就可以全款买下一套独栋公寓,带草坪与花园的那种。

一念至此,引导员高兴得哼起了小曲,决定夜里去一趟猫爪酒馆,照顾姑娘们的生意。

“嘿,朋友,有火吗?”列车长迎面走来,仿佛在暗示什么。

闻言,赫曼先生明显愣了一下,意识到情况不对后,他点点头,“好久不见,路易斯。”

打完招呼,他直接从裤袋里摸出火柴盒,替老朋友点燃。

在列车长靠近的瞬间,引导员压低声音说,“怎么回事?”

“去最后一节车厢,工人会把钱箱交给你。”

快速交代完一切,两人旋即分开。

“麻烦您了,待会儿去查验一下吧,货箱里全是铁矿石与煤渣。”列车长吐出一口烟,抬手指向列车末尾。

“嗯,先查执照。”引导员装作公事公办的样子,心中却暗想,“到底遇到什么麻烦了?以前不都是当面交易吗?”

很快,一个扮相奇怪的旅人,成功引起了赫曼先生的注意。

他衣着干练,黑色长风衣、高帮皮靴,白色内衬上配有领带,俨然一副出席正式会议的架势。

可是,却搭配了一顶棕色猎鹿帽,要知道那玩意儿可是狩猎者专用。